huan寒hao山le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叶修/王杰希]Light a fire

#突发脑洞,也许某天会补全
#写不出温柔缱绻,只好写点不正常的吓吓大家
#标题是首歌


 
  “幸好还有一点可烧的,”叶修掏出扎成小束的黑发,笑道,“最后一个夜晚,让我们温暖地度过。”


  冰冻的灰沉天空,冻结的水体和冰封的大地,还有灰败的尸体,整个世界将要在严寒下终结了。图书馆里,不论多么珍贵古老的书籍都已化为一摊失去内涵的焚灰,死去的人被扒光衣服摞成一堆,在这样的天然冰箱里并不用担心他们腐败变质。


  能烧得都已经全部烧掉了,严寒浸透玻璃和墙体,马上就可以摧毁这两个人类的希望与灵魂。


王杰希瞪着眼睛:“你想冻掉脑袋吗?”


  “那哥就是这群人里面死的最出众的一个。”叶修仍开着玩笑。


  王杰希看着叶修绒帽下参差不齐的板寸,伸手轻轻摩挲了下,随后掏出剃刀,扯下自己的帽子,从发际线开始,一刀接一刀,丝丝缕缕的棕黑色长发飘飘落地。


  “其实除了留长发,本王还有一个愿望,”王杰希垂着眼帘盯着别处,突然有些低眉顺眼的样子却透出年少时日天日地的气质来,“那就是剃个大光头。”


  叶修并不阻止他。他弯腰拾取着王杰希的头发,一缕一缕在掌心顺好。说是冒死装逼也好,垂死挣扎也罢,他们的生命将在严寒中走向终结,这是他们最后的、最壮丽的 、最默契的浪漫了。


  “好了。”


  叶修看着眼前这个茶叶蛋版的王杰希差点笑倒在地,对方以熟悉的神态藐视着他。他捡起帽子抖了抖,轻轻套在王杰希光溜溜的脑袋上,冰凉的手触碰丝绸般从同样冰凉的耳郭上擦过。王杰希笑了,仿佛面前有一面红彤明亮的大壁炉,而他仍然感受得到这温柔的触碰一般。


  走到尽头,每一次触碰都是恩赐,都该珍惜,都要回味至死。


  叶修放下手,掏出装着航空煤油的打火机,点燃了这些头发。


  鼻腔很快充满了蛋白质烧焦的气味,刚刚吃的安眠药开始起效了,叶修把王杰希的脑袋摁到自己肩上,王杰希的手紧紧环着他的腰,相互依偎着,分享生命中最后一丝温暖。眼皮拼命想要粘合在一起,那一点火苗渐渐抖动着变得模糊不清,身体却突然温暖起来。这场景,很像两年前那顿糟糕的烧烤……


  “叶修?”他感到有人轻拍他的脸……


  “叶修!”……这是王杰希的声音。


  “再见了……”


  “再见你妈X!”


  王杰希很生气,从他难得爆的粗口就可以看得出来。叶修这货大晚上不知做了什么春秋大梦,悄无声息地绉走了被子,还用了抢银武的劲儿死死揪住不松手。这可是B市,大帝都的凛冬仅凭暖气可是挡不住的,何况他现在身上只有一条平角裤。


  “王大眼……我们下辈子见……”


  叶修的梦呓带上了一丝哭腔。王杰希叹了口气,从客房抱来另一床被子躺下盖好,然后把叶修的脑袋揽到怀里,另一只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后背。王·爸爸·杰希周密的考虑着明天该如何好好埋汰一下这个梦中失态的家伙。


  不过此时他凑到叶修耳边。


  “这辈子还长呢,省省吧你。”

评论(4)
热度(26)
© huan寒hao山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