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寒hao山le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叶王/人形机paro】落日(上)

#理论科技什么的一概不懂,bug有

#短小慎入,HE/BE未定



  安置在展厅正中央的是开拓纪元末年,科技巨头微草倾尽几代人心血研发出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珍贵机体——王不留行。

 

  这台机器本身就是一个传奇,虽然他是遥远时代遗留下的古董级机体,但却拥有现代人形机无法比拟的性能。众多科学家就此进行了大量理论上的研究,争论了无数个日夜却依然没有得出任何有意义的结论,王不留行机体性能如此超前的原因至今仍是一个谜。

 

  于是这成为了王不留行得以再次苏醒的契机。政府决定尽快将他唤醒,对他进行实体的研究,或许也可以从他本人口中得到一些有效信息。一旦掌握了进化的密钥,世界的权柄将会彻底由人形机掌控,而执政者的功绩会被千秋万代的人们传唱。

 

  王不留行被唤醒后势必不能如现在这般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可谓见一面少一面,展厅里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头,大部分是慕名来见他最后一面的人形机。

 

  叶修伫立在人群的边缘,沉默无语地将视线投向展柜中那个艺术品般的存在。

 

  冷白的光束从上方投射下来,将王不留行笼罩。这架人形机浮在空中,眉眼舒展,神色安详,仿佛沐浴在天堂的圣光里。莹白的身体不着片褛,每一个人体的细节全部不加遮盖的暴露在大众的视线里,并不会让人感到丝毫的不洁,色情与低俗都与之相悖,沉睡的机体有着一种不合时势的宁静与神圣,望向他的人皆感到一种令人窒息的美。

 

  叶修并不试图挤到台前,他站在略微高出地面的平台上,观察着王不留行,还有展厅中的一切。展柜前有人伸出手隔着玻璃触碰着他,又触电般抽回了手,即使隔着一层高强度的材料,也害怕这样的触碰会将那个古老的机体烫伤捂化。叶修见过这样的神态,只不过地点换成了教堂,沐浴不到圣光的教徒匍匐在地,瑟缩着收回想要触碰神明的手。

 

  他静静站在这里,没有什么动作。他观察着别人,也知道在二层的围栏或者展厅的角落,有人形机稳稳的端着枪,只要他有什么出格的动作,立刻就会被破空而来的麻醉针击中,变成一具会呼吸的尸体。

 

  叶修移开视线,向空中摆了摆手,转身准备走出展厅。穿黑色长风衣的人形机隔着一段距离跟在他身后,怀里揣着枪,如果必要的话可以从麻醉模式转化为毁灭模式,将前面这个不堪一击的人类变成离散的原子。

 

“铃——”

 

“喂?”叶修拿出触摸屏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叶修先生,请在前方100米处右拐,车子在那里等您。”

 

  “嗯,知道了。”他不急不缓地慢慢地走着,身边经过的人形机们皆向他投去惊异的眼神,仿佛在打量一个史前生物。铺着精致砖石的街道上只有他一人举着手机,其他人全都是将信号投射到脑内,甚至不需要张口就能与别人交流。

 

  电话那头动听的声音继续说着:“请您做好准备工作,两天后我们将会把王不留行送至您的宅邸。”

 

“行,那没别的事儿我先挂了。”叶修并不多言语,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他实在是不想跟这群家伙有太多的接触。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电话那头表现出了适当的疑问,“现代技术已经研发出了更加先进的交流工具,您为什么还要坚持用这种落后的‘手机’?”

 

“你们的东西我用不惯,你要知道,我是一个怀旧的人。”

 

  说罢便掐掉了电话。叶修摸了摸口袋又毫不意外的落空,如今要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上一口来掩饰心底的不安已经成为一种奢望,  人形机们生怕他活不长,强制断掉了他的香烟。其实也并不需要他活太久,一旦从王不留行嘴里撬出他们想要的信息,他这个所谓的末代人类就会变成过去式了。

 

  王不留行还会是那个王不留行吗?

 

  叶修意味不明地弯了弯嘴角。

 

“走吧。”

 

 

 

  清晨一睁眼便对上一双直勾勾看着你的眼睛是一件很惊悚的事。

 

  何况这双眼睛的主人并不算是人类。

 

  况且……那双眼睛并不对称。

 

  叶修的情绪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走过了山路十八弯。这双眼睛,即使是相隔了好几个世纪,他依然记得。

 

“叶修,早上好。”

 

  冷淡到丝毫体现不出问好意味的声音,平静的表情,他的一切看上去如此的缺乏感情,却与现代特意设置了情绪反射程序的人形机有着鲜明的不同,倘若叶修从未见过他,恐怕第一面会将他当成一个普通的人类。

 

“我是王不留行。政府的人要我在这里待几天,体验体验人类的感情生活。”

 

  “噗……欢迎你啊,王大眼。”看着这张毫无波澜的脸,和当初亲手雕琢的尺寸不一的大小眼,叶修忍不住笑了出来。

 

  王不留行无机制的眼珠闪过一丝惊异。这个外号似乎响应着刻在他机体里的某个程序,一瞬间零碎的记忆雨点般洒在他刚刚重启尚且空白的意识里,唤醒了关于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切回忆。这个人,叶修,开拓纪元末年参与王不留行研发的首席科学官,自己的外貌大概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王不留行沉默片刻,直视着叶修的眼睛,缓慢而清楚的说道:“我记得你。你是我的研发者之一。”

 

“对,”叶修点头,“那你还记得微草、方士谦吗?”

 

“当然。”就算沉睡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可能忘掉赋予自己生命的人啊。

 

“可以嘛王大眼,不枉费哥和微草费劲儿把你造出来。”

 

  面前微微露出不满神色的人形机剜了他一眼:“王杰希,我有名字。”

TBC

评论(6)
热度(24)
© huan寒hao山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