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寒hao山le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乐王/演艺圈paro】心生(上)

#背景设定为同性恋普遍被人们所接受

#不太懂娱乐圈业内规则,bug有

#轰天雷洒狗血x




 荣耀论坛:理性讨论-有哪些有演技却不红的演员?

 

  3L

  地板

  王杰希算吗?大家还记不记得16年警匪片里那个小线人?那种正直的机灵和好心办坏事的感觉真是深qi得si我ren心le,演技绝对碾压男二不服来战啊……不知道为啥就是不红,难道是因为大小眼?

 

  5L

  回lss,王杰希太算了,演技真的没得说,绝对碾压某些天天霸占头条的小鲜肉,不服的去看看去年上映的贼心不死,虽然是个男三号,但跟男主一对比实在是让男主惨不忍睹……我可以凑表脸的说一句我甚至能从他眨眼的方式看出演技x

 

  6L

  而且大眼儿虽然眼大x但真心不丑,反倒给他增添了一些别人没有的气质,况且我眼的身材真是prprprpr腰细腿长好想干[被拖走]

 

  9L

 回5L,还有归雁里那个道长,该说他自带神棍气息还是怎么地,太生动了

 

  10L

  王杰希演技真的不错,因为作品太少所以我们这一票死忠粉就只能吃土……

 

  13L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王杰希总是去演那些跨度特别大的角色,线人、贼、道长、老师……虽然都是小角色,但是每个角色都有每个角色的特点,绝对不是演什么都像他自己

 

  14L

  要说他现在为啥这么惨淡,没有黑幕我是不信的……

 

  15L

  怎么全都在说王杰希?说说别人啊

 

  16L

  听LS们的语气还以为是在讨论什么影帝呢

 

  17L

  王杰希是谁?

 

  18L

  昨天我跟我妈看电视剧,里面一个出境了两集的角色给我留下了挺深的印象,末尾我看了看演员表,哦,原来他就是王杰希啊

 

  张佳乐沉默地退出网页,摸出手机来打给助理:“喂小邹?关于《回头无岸》的男二,我有个挺合适的人选,待会儿你跟孙导说一声吧……”

 

  “嗯你说?”邹远回应着,张佳乐隐约听到他拔掉笔盖的声音,

 

  “就王杰希吧。”

 

  “王杰希?”张佳乐说的很干脆,邹远却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人名气并不高,他甚至得花几秒钟才能在脑海中浮现那个不知名演员天生异象的面孔,“你是说……《归雁》里面那个道长?”

 

  “对,就是他。”张佳乐一面回答,一面搜索着王杰希的词条。他有点惊讶于王杰希竟如此不为人所知。

 

  “好的,我马上就去。不过乐哥……你为什么会推荐他?”

 

  “我张佳乐这辈子最看不得的就是美玉蒙尘。”

 

  语毕迅速挂掉电话。自家助理什么都好,就是好奇宝宝的性子一直都改不掉。

 

  王杰希前几年因为出演了某谍战剧的男二而名声大噪,随后几乎销声匿迹,近几年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对于一位实力派演员来说,如此待遇还是太过平淡。

 

  个中原因张佳乐亦有所耳闻。深林之中隐秘无暇的雪地对任何人都有致命的诱惑力,业界大佬想要捧红他,要他拿身体来换。王杰希一米八多的修长身形,腰细腿长天生一副诱人来折的模样却自带一股禁欲气息,一双眼睛生的特别,眼尾的线条却柔和修长,窄脸高鼻看起来颇有立体感。嘴唇线条削薄,弧度却很饱满,平日里嘴角总是拒人千里之外般的垂着,让人想去撕破那张无情的嘴,看那张冷淡的脸染上情欲的样子。

 

  他知道某个十分有手腕的人曾试图这样做过,从王杰希如今的处境来看,那人是毫无疑问的碰了一顿钉子。如今张佳乐也算是混出了名堂,星途除了从未获得过最佳男主角这一缺憾外形势一片大好,手里握着孙哲平这样可靠而优质的人脉,又恰逢嘉世变故,老友叶修转到幕后成为又一强大助力,他若想要拉王杰希一把,是有十二分的把握的。

 

  当年张佳乐也曾有过与王杰希如出一辙的遭遇,只不过在这方面他的运气更好,沉寂了不到半年便结识了孙哲平,而后终于能安安心心的靠实力打拼。

 

  在许多年前尚且青涩的学生时代,午后昏昏欲睡、空无一人的剧场,清瘦挺拔的王杰希站在台上,手中握着剧本,一招一式端的沉稳认真。他的角色是一位技艺精湛的小提琴家,本该成为乐团首席,结果却被实力逊于他的人踩在脚下。在得知这一事实后,王杰希无懈可击的表情自眼角出现了一丝裂痕,如一颗石子投入死寂的水面却激起滔天巨浪,积压的感情顷刻喷涌出来,骄傲无奈懦弱,又无可奈何地渐渐冰封。

 

  他说:“有何意义?宁要玉碎,毋要蒙尘。”

 

  是时候拂去美玉表面的灰尘了。

 



  王杰希接到这个通告已经是一天以后了。前天他独自一人去爬了泰山,凌晨四点在山顶裹着棉袄,和一位素不相识的姑娘相互依偎着看了一场气势磅礴的日出,炽热的光点破开云海,朝晖盛开在姑娘柔美的侧脸上,她告诉王杰希今天是男友去世一周年,到相遇的地方来看看。

 

  王杰希安慰地拍拍姑娘消瘦的肩,没好意思说自己是没有档期闲的来的。

 

  现在他坐在床上看着十几个未接电话和短信有些茫然,昨天一下火车就直奔家里的大床扑上去睡了个昏天黑地,直到现在浑身仍然疼得像在钉板上滚过了一圈。

 

  王杰希揉了揉眼,点看短信翻看起来。

 

  刘小别:杰希哥您在哪儿怎么不接电话?孙哲平孙导要拍的新电影找您做男二号,看到短信回电话

 

  刘小别:您在哪儿呢麻烦回个电话,过会儿谈合同了

 

  刘小别:杰希哥您怎么不在家???

 

  刘小别:不管了我先替您签了!!!

 

  ……

 

  他放下手机揉揉眉心,心里平静的很,觉得这次大概也会像以前一样合作一段时间后就没了消息。给刘小别回了一个电话,确定了去片场的时间,然后起床,简单地洗漱过后打开电脑,修改去泰山之前写好的稿件。

 

  除了演员这层身份外,王杰希还是某份热门杂志的自由撰稿人。平时接到的通告不多,而剩余的时间他并不允许自己赋闲在家,最近也有写本小说的打算。

 

  毫无疑问他享受演戏,只是天不遂人愿,这个圈子似乎不再向他提供资源和道路了。倘若再提起那个让人拒绝回忆的夜晚,即便提前知晓现如今自己的境遇堪称惨淡,他的回答仍然不会有任何变化。年少时总是立志闯出一片天,如今毫无负担的享受演员的身份,也不是不好。

 

  宁为玉碎,不为蒙尘。

 

  第三天王杰希去了片场,向来以敬业著称的张佳乐自然早早就蹲守在了摄影棚,更何况今日夹了些许私心。他正体会着剧本里人物的心情,猛然间福至心灵般抬起头,看到王杰希走进摄影棚,小幅度地四处张望着,大概是在寻找孙哲平这个总导演的坐标。当年那个清瘦的身影似乎并未被时光所磨蚀,他没由来地松了口气,同时感到一丝莫名的酸涩攀上他的鼻尖。

 

  “大孙,”张佳乐猛地一拍身边摆弄摄影机的孙哲平,在对方一脸“你特么是不是找削”中指了指某个方向,“王杰希。”

 

  “哦,有灵气。”

 

  孙哲平斩钉截铁中带了点敷衍,张佳乐立马回嘴呛他。

 

  “嗤——你一眼就晓得了,改名加孙悟空吧,叫孙哲平对不起你这双眼睛。”

 

  “我这叫眼力,你懂个屁。”孙哲平抬手挥了挥,“王杰希!”

 

  王杰希循声转过头,随即快步走了过来,瞪着那双天生异象的大小眼,郑重其事地握住了孙哲平的手。两个人公事公办地寒暄起来,张佳乐在一旁大大方方毫不避讳地观察他,王杰希初次跟圈内如雷贯耳的孙哲平打交道仍是一派风轻云淡,手自然地舒展下垂,间或作出一点随着情绪走的小手势,倒也真诚,端的是不卑不亢。

 

  最先还是孙哲平绷不住,向来讨厌虚情假意你来我往的孙大导演字正腔圆的官腔里不知何时掺上了一股京味儿,这么一掺倒把王杰希的京腔给撩了出来,两个皇城根儿下的北京爷们儿本就不是擅长舞弄虚影之人,气氛自然而然地松弛下来,仅有一见如故之感。张佳乐一南方人看着两人互飙儿化音,觉得十分逗乐。

 

  “介绍一下,这位是张佳乐,”孙哲平揽住张佳乐的肩,直言不讳,“就是他向我推荐的你。”

 

  王杰希看向张佳乐,弯起嘴角:“张前辈,久仰。多谢您的厚爱。”

 

  张佳乐握住王杰希伸过来的手:“谢什么,发掘人才是小爷义不容辞的责任。”

 

  王杰希看着张佳乐弯月似的眼睛,莫名生出几分想要亲近的感觉来。张佳乐身家过亿,混迹名利场如此之久,仍笑得不染风尘,见他也如此率性,王杰希顿时感到自己运气太好,将要一连与两个这样真性情的人合作。

 

  孙哲平递给他一份剧本,翻到大约四分之一厚度的地方,指了指某个片段,告诉他过会儿打算先拍这一段试试。张佳乐瞄了一眼,随即意味深长地看了孙哲平一眼。

 

  王杰希接过剧本看了看,心中大约有了数。前两天他一直在仔细揣摩这部戏,这个片段是他饰演的不得已下水的男妓被张佳乐饰演的堕落警察捉去,初尝被折磨滋味的地方。王杰希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得知张佳乐要演个堕落警察,说不期待那是假的,张佳乐天生一副天使般又带点堕落感的艳丽面孔,笑起来灼人的要命,若是真心乐了那自然是令人心动,若是假意,看起来就有了些残忍的无情,让人瞧着就从骨缝里渗出寒意来。

 

  于是王杰希看了眼剧本,看了眼张佳乐,最后看着孙哲平,直夸孙导这警察选得好。

 

  孙哲平立刻大拍王杰希的背。

 

  “变态找长得吓人的来演,那太俗了,”孙哲平说,“要找就找长得漂亮的、看着面善的……”

 

  孙哲平平时看着挺高冷一爷们儿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大有滔滔不绝之事,王杰希被他紧紧拽着,看情形过会儿就该称兄道弟了。

 

  “你看我们乐乐,别看长得柔柔弱弱的好欺负,待会儿让他只弯嘴角不弯眼角,皮笑肉不笑,嚯——绝对是一流的有病。”

 

  后边布置道具的工作人员已经绷不住笑成了一片,张佳乐在一旁抽着嘴角,默默开启了过滤功能,那些屁话就权当是在夸他长得帅了。王杰希眯了眯大小眼,飘过来一个揶揄的眼神,他家养了一只萨摩耶名曰乐乐,想不到竟跟当今的大明星重了名。

 

  “行了行了快放人家化妆去吧,”张佳乐忍无可忍地截住孙哲平的话头,拉过王杰希向造型师那里走去,“再叨叨就耽误拍戏了。”

 

  王杰希哪儿正化着妆,张佳乐这厢揪着孙哲平开始发问:“怎么要选这一场?这才第一天,化妆也这么麻烦。”

 

  “明知故问啊乐乐,”孙哲平并不看他,“这场不好演,可他必须演好。若入不了我的眼,恐怕今后就不会合作了。我孙哲平只用值得起的人,倘若这场戏不合我的心意,那就只好请他另谋高就了。”

 

  “感情你还考虑着要把小爷推荐的人给换了?”张佳乐抬腿给了他一脚。

 

  “不一定,这要看他的了。”孙哲平转头看着他,笑得很有几分狂气,“哎乐乐,要不咱来打个赌,要是能一遍过,冬奥会普鲁申科的采访交给你了,要是过不了,下一届世界杯门票食宿费你全包怎么样?”

 

  张佳乐不动声色看了他许久,随即笑地张扬,仿佛这是一个必赢的赌:“成交。”

 

  这是上几乎没有人经受过那样的折磨,遑论王杰希一个生活在太平盛世的不知名演员,这场戏不仅要表现出受折磨的惊恐痛苦,还有仿佛处子般洁白无辜、自我爱怜和遭遇横祸后对整个世界初生的怨恨。开机第一天要顺利啃下这一块硬骨头,实非易事。

 

  可他是王杰希。

 

  因此张佳乐坚定不移地相信他能。

 

 

  “你在害怕什么?”张佳乐俯身在王杰希耳边柔声问道,身下这句躯体衣衫不整,鞭痕累累,嘴角的形状被一块浓重的淤青掩盖,他满头虚汗,看起来像个残破不堪的人偶,偏右嘴硬得很,始终不肯大声讨饶。

 

  “说真的,我并不想伤害你,”张佳乐伸出修长苍白的手指轻轻描摹着王杰希线条利落的下颌,顺利引起连续不断的颤抖,又在耳根处旖旎地画着圆圈,仿佛在抚弄沉睡的情人。

 

  镜头一直在近距离地捕捉着王杰希的神态。

 

  王杰希咬紧的齿缝里不可抑制地泄出两丝抽气声,肌肉如对方预期般地逐渐绷紧为令人绝望的线条,他看到王杰希仍在不可抑制地小幅度摇头,身侧的手仅仅捏成了拳。

 

  见他仍紧紧抿着双唇,张佳乐慢慢直起身来,毫不在意地勾了勾嘴角。微弱惨白的灯光映出这间狭小屋子内骇人的光景,污黄的墙壁上血迹斑斑,靠墙摆放着一张窄小的铁架床,王杰希被紧紧束缚在那里,如同一只待宰的牲畜。床头架上整齐地码着各种针剂和针管,还有刀具、钳子一类令人横生恐惧的东西。这里像是一个活体实验室,不,或许还要更糟,极端的无序与邪恶把这里变成了一个采肉工厂。

 

  这种鬼地方只消看一会儿就会让人噩梦连连,而王杰希不会,因为他正处于噩梦中央,他所有的心思全都用来恐惧,即使被蒙住双眼,他仍感受到张佳乐又靠近了,冰凉的钳子隔着一层空气在他的颈部比划着,喉结滚动着想要讨饶,然而嘴角的肌肉依旧紧紧收缩着。

 

  张佳乐喉咙里不断翻滚着凉薄的笑声。

 

  “说到底,你还有什么可坚持的?于……唉,我没必要记住你的名字。”

 

  张佳乐抚了抚头发,万事已然不如意,如今区区一个男妓也要忤逆他。再次掂了掂手中的钳子,他准备下手了。

 

  “卡!”

 

  孙哲平在震惊中喊了卡,围观的工作人员如同蒙迪从噩梦中惊醒。甚至有人的额角渗出了一层薄汗。场内冰凉压抑的气氛逐渐消散,随着张佳乐露出熟悉的笑容而重新染上人情味儿。

 

  这样一场及其考验演员表演力度的戏一遍就顺利通过了,了解张佳乐实力的人皆暗自感叹他无愧于人们心中的影帝。倒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王杰希,虽然没有一句台词,却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的情绪所感染,演技如此惊为天人,为何至今一直默默无闻?但想必这一场戏过后,没人能把王杰希这个名字从脑海当中抹去了。

 

  张佳乐伸手将王杰希拉起来,王杰希僵僵地坐着,缓慢地呼出一口绵长的起,整个人才渐渐放松下来。

 

  “王杰希,我果然没看错人。”张佳乐笑着给了他一个拥抱,“不愧是我的学弟,刚才那场戏堪称完美。”

 

  “前辈过奖,”王杰希轻轻回抱他,“不过……学弟?您也是Z大毕业的?”

 

  “对,我一七届的,算是你的学长啦。说实在的,我关注你好久了,看你一直不温不火的,觉得很惋惜。”

 

  王杰希错开视线:“有很多原因吧,总之能和您还有孙导合作,我很高兴。”

 

  “您什么您,还有不要喊我前辈,显得我好像很老的样子。”张佳乐佯装愤怒,顺手转移了话题。

 

  “……张佳乐。”王杰希从善如流地改了口,冷淡的脸上浮现出浅却真诚的笑意来。

 

  这下换成张佳乐有些不知所措了。

 

  

“哎,哎哎,乐儿,想啥呢!”孙哲平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坠入情网了你?”

 

  张佳乐哼一声,并不着他的道儿,心说我在想一只大小眼,估计说出来得把你吓一跳。

 

  “回头我跟卢台长说一声,明年采访看你的了,千万别对着镜头流下哈喇子来,”面对张佳乐的怒目而视,孙哲平淡定把话题一转,“这个王杰希要是出镜多,一早就大红大紫了……哎,你从哪儿淘来的这块宝?”

 

  “他是我学弟,当年偶然看他表演过一回,”

 

  “那好几年前的事儿了吧,你该不会关注人家好久了吧?”孙哲平随口问。

 

  “对啊。”张佳乐承认地特别大方,孙哲平眼神登时就变了,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

 

  “加油吧乐乐,我看好你。”

 

  “不瞒你说我也看好我自己,乐爷我还没有失手过。”张佳乐说得非常有底气,心里虚得很,又不是天下所有男人都跟他一样是个基佬,万一他王杰希是个跟孙哲平一样的宇宙第一直男那就不好办了。




T?B?C?


评论(11)
热度(73)
© huan寒hao山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