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寒hao山le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叶王】人生多离别





  台上负责人在慷慨激昂地致辞,王杰希抬头看了看天,莫名觉得两千公里外的D市也是这般的好天气。

 

 


  此行是王杰希执教八年以来第一次参加支教活动,平时被他管的挺严的一帮学生在他义正言辞的劝告下才没有翘掉早自习来送行,有几个感性的小姑娘还扒着门红了眼眶。他一边无奈半年不见何必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一边险些压制不住心底翻涌的那点儿感动。

 

 


  参加支教的还有来自H市的嘉世私立高中。对于这所离B市相去甚远的学校,他却并不是特别陌生,早些年经常去那里参观学习,对他们学校的一位名叫叶秋的老师印象深刻。那人也是嘉世的招牌,曾三年连获国家级教师最高奖,而且有八卦消息传,那位叶秋老师其实是全科精通,曾有物理老师因病假而请其代课,一个月回来后惊讶地发现他们班的学生物理月考成绩提高了一大截。不知这次会不会遇上他呢。

 

 


  一路风尘颠簸终于到达了S省,草草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中午坐上了开往D市的大巴。王杰希看到最后一排还有空位便过去坐下,之后才反应过来身旁这个一直侧着脸的人是叶修。听说在这嘉世建校的第八个年头,他的境况反而不太好。路上他向他搭了几句话,两人意外地谈得来,离得近了王杰希才觉出他身上有一股散不去的烟味,最近他大概抽烟抽得很凶。

 

 


  跟班的负责人宣读了分组结果,基本上来自同校或同市的老师都被分在了一组,王杰希和叶修都是孤身一人参加,于是就顺理成章地凑了一组。山口站着两个相互扶将的老人,是村长夫妇。他们领着二人越过坡头,来到长久居住的老屋。

 

 


  老村长夫妇热情的很,非要把他们屋里的大床让给他们睡,他们自然有些不好意思,左推右拖好说歹说才让村长夫妇同意他们住小屋。那张大床其实也就比单人床大上些许,小床就几乎是名副其实的单人床了。他们对视一眼,觉得幸好刚才推脱掉了,不然让主人委屈睡小床是多么不合适的一件事。

 

 


  山中老屋里蚊子极多,不消片刻腿上就被咬了四个大包,王杰希痒得难耐,不停用手去挠,结果越挠越痒,那几个包也大了一圈。他索性把它们全部挠破,再抓起花露水一阵猛喷,刺痛渐渐代替了奇痒,王杰希暗叹一声爽,才拿起照相机,翻看着一天来拍下的照片。

 

 


  叶修洗完进来,拿着一把蒲扇摇着坐在王杰希旁边,拿出手机来摆弄着什么。王杰希瞄了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翻看路上拍的照片,便大大方方地凑过去同看。叶修虽然用的是手机,拍出来的效果却并不比他用数码相机拍的差多少,有一张甚至选准角度让阳光从一角沁入,从而产生了一种温暖而神圣的感觉。王杰希求教他是怎么拍出来的,结果对方故作神秘地告诉他:这还不简单,用美图秀秀。

 

 


  王杰希愣了一下,接着笑了出来。

 

 


  地上有虫子所以没法打地铺,他们只好在小床上挤一挤。睡前王杰希往裸露的部分喷上花露水,然后问叶修喷不喷,叶修指着胳膊上的小红点儿告诉他他是天生不怕咬体质,言语间似乎有一分自得。两个一米八上下的大男人在床上前胸贴后背,热得狂扇蒲扇。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王杰希睡不着了,迷迷瞪瞪摸了摸身边,才发现叶修早已爬起来不知去向。他起身穿好鞋走出门去,对着头顶清澈的夜空拍了一张,结果照片里只有明晃晃的一轮圆月,星粒都被它的光芒遮掩了。他又往前走,看到叶修蹲在水渠旁抽烟,整个人烟雾缭绕的,胆小的人还以为是这荒山野岭里的妖怪。

 

 


  王杰希慢慢走近叶修,凌晨山风凉爽,他身上被染上一股水味儿。叶修抽完站了起来,拿起腔调来吟咏着:“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

 

 


  王杰希笑他装模作样,他说你们理科生不懂我们文科生的情怀。王杰希说:“据我所知,叶老师可是个全科精通的人才啊。”“半瓶子醋晃荡罢了。”叶修摆摆手,接着说,“走吧,我们回屋。”

 

 


  王杰希清楚自己是个很慢热的人,待人接物甚至有些冷漠,然而他和叶修同行不过两天,却能如故人一般相处,在同一频率上产生共鸣。他觉得,这想必就是知己了。

 

 


  可是班上的孩子们似乎无法跟他们的王老师产生共鸣,看着王杰希那张严肃又有点儿好玩儿的脸,不自觉地往叶老师身边凑了两步。王·生人勿近·大眼对自己的结界早就习以为常,刚带自己班的那些学生时,他们也是这般噤若寒蝉的模样。所以他气定神闲地走到了讲台的位置,叶修便心领神会地哄孩子们回座位。

 

 


  简单的课程被王杰希讲的非常流畅且颇具吸引力,一开始面色紧张的学生们逐渐放松了神情,露出笑容;他就像一个魔术师,怎样的内容都会被他变的极具吸引力。叶修坐在教室后面感叹他果然带孩子技能满点。一个钟头后,王杰希坐在叶修的位置发出了跟他类似的感叹。

 

 


  晚上叶修和王杰希爬了半天的坡,浑身臭汗地回到了村长家。昨天还爱与体面不乐意去外面的水渠冲洗的王杰希今天跑的比叶修都快。叶修看他那副样子笑了,然后坐下摸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默默地想自己的事情。这次被派来支教不用想就能明白陶轩的用意,今年大概是他待在嘉世的最后一个年头了。抛开一切的荣誉与眷恋不谈,他最担心的还是那个女孩儿在他离开后该如何在嘉世立足。

 

 


  想到纠结处便不由自主地想要摸出打火机来点上,然而想到自己手里仅剩七根烟又默默地压下了这念头。毕竟人生多离别,不论是人是物,还是嘉世。曾经天不怕地不怕如他,此时也不免感叹一句命运如此无可奈何。

 

 


  王杰希擦着头进来的时候便看见叶修一脸唏嘘寞落的场景,一时间愣在了门口,他下意识地想会不会是因为嘉世的事情,叶修抬起头来,目光相接。

 

 


  王杰希率先打破沉默:“我洗完了,你去吧。”

 

  


“嗯。”叶修端起盛着肥皂和毛巾脸盆走了出去。

 

 


  王杰希没问他到底怎么了,不管自己的猜想是否真实,看他刚刚那副王杰希从没见过的神情,想必其中缘由就无法从他那里得知了。

 

 


  认识叶修,王杰希收获了一个外号。今天上课的时候他在台上假装无意地漏出了一句“大眼老师”,孩子们回头看着他哄堂大笑,所幸他们都很懂事,并没有跟着叶修喊他“大眼老师”。

 

 


  去吃中饭的路上王杰希的脸有点儿黑,叶修在他身边避重就轻地瞎侃着,看着看着他也绷不住和叶修一起乐呵。大妈给他们俩舀了一人一打完稀玉米面粥,再给了一些干粮,然后破天荒地拿出了一瓶鱼酱,说是上次一个小伙子留下的,舍不得吃就拿了来给你们解馋了。他们推脱不过,只好蘸着它吃起来。鱼酱辛香鲜美,两个口味儿偏重的B市人吃的很带劲。

 

 


  饭后叶修拿出一袋旺仔小馒头来吃,王杰希特无语地盯了他好一会儿。叶修告诉他,说今天吃了这些鱼酱,感觉以后的饭都吃不下去了,所以不能用这些东西惯叼孩子们的嘴。王杰希心说敢情你是这个意思,接着掏出两罐王老吉,说,叶老师说的对。叶修大笑。

 

 

  

  晚上王杰希做梦醒了,叶修仍然不在。王杰希顶着上方的黑暗失神,睡意再也找不回来。他索性穿上鞋出门,轻车熟路地往水渠边走去。

 

 


  果不其然,叶修就蹲在水渠边吸烟。那里蚊虫最多,叶修自带不怕咬外挂不怕,王杰希自认为喷了一身的花露水没事儿所以也不怕,于是走过去一起蹲下。他们就沉默地看着月亮,无需言语,默契的像多年老友一样。王杰希突然问你说这些孩子以后出了大山还会回来吗。

 

 


  “怎么想起来问这个。”火星在他指尖明明灭灭,王杰希看着他有一瞬颓然的错觉,“谁知道呢,甜瓜比苦瓜好吃多了。”

 

 


  “苦瓜也有苦瓜的好。”

 

 

  

  “对啊。”所以说。

 

 


  领导来视察的那天他们正好在上体育课,天气很好日头也很大。玩过老鹰捉小鸡之后,老母鸡王杰希领着一群孩子在门前的一块儿空地上疯跑,叶修一届死宅那里跟得上,呼哧呼哧跑了一阵之后累的在原地扶着膝盖抹汗。结果因为他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没洗手,脸上抹满了红一道白一道的粉笔灰,路过的黄老师毫不留情地爆出一阵大笑,领导里比较年轻的瞧见了也嘿嘿笑了起来。

 

 


  孩子们回过头来见叶修这幅狼狈模样也笑,接着呼隆呼隆跑过来,纷纷举起小手要替叶老师擦汗,不想这张脸却被带着泥土的手蹭的更花。王杰希兴致勃勃地走过来,递给他一片湿巾。他出了不少汗,整个人一副淋漓的样子。

 

 


  叶修看他这副开心的样子也笑,接过湿巾慢慢把脸擦干净。

 

 

 


  走的那天太阳好的不像话,十里外的山里似乎都在人眼前闪着光,前来接他们的溅满了泥点子的大巴,此刻竟也变得光鲜起来。这一小段画风和以往不同的时光结束了,他们身上却留下了大山的印记与感动,两个人站在太阳地底下黑的都要发亮了。

 

 


  孩子们泪水连连地把他们送上车,有拽着他们的手问着问过无数次问过许多人的问题:他们还会回来吗。人间之事向来变幻莫测,从来不妄加揣测修订计划的王杰希蹲下身抱住他,坚定的说一定会在回来。

 

 


  车子发动了,有人追着车不停地跑,终于在一道坡上停了下来。有哭声从大开的窗户传进来,王杰希回过头去看,看见孩子们在奋力地挥手,看见村长含笑的泪眼。他笑着挥了挥手,转过头来却忍不住哽咽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知道吗大眼。”叶修在一旁说。王杰希看着他红红的双眼,心说你好意思说我。

 

 


  一天之后他们回到了C市,老师们准备坐上通往各自家乡的火车回家。王杰希走在两位老师之后,准备上车的时候被叶修捉住了手。他说人生多离别,王老师可否愿意让我们免去几别呢?

 

 


  王杰希便用力回握他的手。



END









-------------------------------

  不管写什么都想在写流水账[抹泪]我既不是老师也没去支过脚,这篇文全靠百度和抡,欢迎捉虫and打脸可以但别打肿x

  洗洗睡了……



评论(1)
热度(25)
© huan寒hao山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