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寒hao山le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黄李】[黄少天x李轩]星座墙

来自冥王星的CP,一如既往傻白甜,求吃安利

可与BGM一同食用:chupee

呼唤一下我的战友 @曜印 

一.

 

 

  荣耀论坛是个坑。是个大坑。

 

  刚刚成立的时候,忠诚的游戏死宅们默默作为基石,以深厚的凑热闹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功力一层层地填着这个坑,成为论坛的中流砥柱。据往昔大神忆,当时各个战队粉丝相互帮助文明撕逼,论坛是十分和谐且欣欣向荣的,如果忽略嘉世粉截的大比例大漠孤烟呼喝时喷出的吐沫星子、霸图粉做的一叶之秋挖鼻屎集锦、蓝雨粉P出扫地焚香被王不留行的扫把腚爆菊的图、皇风粉制作的方公举表情包和林杰掀索克萨尔的袍子结果发现他的内裤上印着王不留行的脸的话。

 

  

  近几年联盟声名日益壮大,各个战队与选手比赛环境日趋完善,商业化发展势不可挡,基腐势力迅速侵入论坛并占有一席之地,地位蒸蒸日上直逼论坛老狗,成为危害新社会的又一大毒瘤。据联盟内部有关人士透露,冯主席某天办完公务后浏览了荣耀论坛,五分钟后捂着胸口大喊药药药——

 

 

  药药药!

 

 

  黄少天面如土色地瘫在电脑前。屏幕上的小黄图走马灯般得过,黄少天的红蓝冲马桶一样的掉。那个被喻文州压在身下流着口水大喊“雅蠛蝶”的小妖精让他十分惶恐,理智地点了叉,陷入了一次深沉的对于人生的思考之中。

 

 

  才几个赛季,那些腐女就如此猖狂了吗!

 

 

  退出那个帖子,继续游荡在论坛中,却发现腐帖的数量已经多得达到了一个令人惊叹的地步。自第四赛季剑与诅咒出道以来,蓝雨一直是腐帖的重灾区,早期的是霸图和嘉世的恩恩怨怨,第八赛季后轮回承担了一部分火力。一开始黄少天还是那个玻璃心的五好小青年,想起来都会觉得菊花一痛,渐渐地他表示自己已看穿一切,自己被上表明自己帅,帅的不分性别。看看对家他药,成年累月无人问津,队长王杰希自方公举退役后就是一根孤高的光棍,队里一帮小崽子随便搞哪个都是触犯未成年人保护法,许斌又心心念念想着他娘家的杨聪,这可愁坏了粉微草的腐女们,他们的队长不论叶王喻王写哪个CP他妈都是拉郎配……

 

 

 然而今日剑圣大大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在点论坛的红叉儿之前,黄少天瞄到一个被刨出来的老坟——《全职高手绝密档案·选手们的生日星座血型》。难得啊!他几乎要眼含热泪地点开,太他妈难得了!这样的爱星座的现充论坛里还有几个啊!

 

 

  这帖子犹如绿叶子里的一点红白墙壁上的一滩蚊子血似的引诱他打开,黄少天简略的查看了下,自己……狮子座,王杰希巨蟹座,叶修众所周知的双子座,李轩金牛座。他一边看一边吐槽王杰希没能和他星座长得一样对称,叶修贱的表里如一居然是双子座,以及李轩的金牛座。

 

 

  他跟李轩虽同为黄金一代,关系并不是非常亲密,加之虚空和蓝雨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他并不知道李轩的星座。楼主发完帖在下方分析开了,什么白羊座的唐昊说不定和处女座的刘小别和不来啊,他跟金牛座的李轩比较生分等等,在泱泱大楼里竖起了一道星座墙。

 

 

  生分是有点生分……但凭自己自来熟的程度大概可以忽略不计。

  黄少天想起第七季赛之前蓝雨与虚空的一场友谊赛。X市纵然在北方,六月里也照样热的人要升华,前来接机的李轩提着一袋儿冰可乐,隔着老远呼唤他们。刚走近就拿出一罐杵在黄少天脸上,凉的他措手不及地后退了小半步,热意也消退了些,罪魁祸首撇脸偷笑。李轩把可乐以一一给众人,自己也拉开罐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口。黄少天自来熟地说,你们虚空挺够意思哈,刚来就请我们喝可乐。

 

 

  当然够意思。李轩答道,心里念着机场买的一罐儿十块呢。黄少天自然不知道死金牛座心里那点儿小嘀咕,嘿嘿一笑,对着人开启了嘴炮模式。

 

 

  他敲开了李轩的小窗。

 

 

  夜雨声烦:墙后的金牛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狮子很可爱,你                      不要对我不理不睬

 

  夜雨声烦:我靠你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李轩僵着嘴角看了半晌,他不太想搭理黄少天,原因是一旦黄少天打开话匣子恐怕就要去给炫迈代言,然而这架势是回与不回都要做代言。

 

 

  逢山鬼泣:……

 

  逢山鬼泣:我在 有事儿?

 

 

  黄少天抹上键盘的手僵住了,半天才回复。

 

 

  夜雨声烦:……TNND忘记要说啥了……我艹艹艹艹艹艹!我要说什么来着   刚才还记着你妹!算了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如我们去竞技场PK?

 

  逢山鬼泣:……

 

 

  李轩火速隐身,顺手打开我的电脑整理文件,有两个命名为友谊赛的视频,打开一看都是第七赛季前与蓝雨的那场友谊赛。

 

 

  李轩记得逢山鬼泣最终倒在冰雨下。起身握手的时候他的笑容耀眼,如同站在领奖台上。

 

 

 

二.

 

  李轩在B站有个账号,名字是李讯送他账号时给的,叫艳压群芳第一阵鬼。李轩想问你顾及过阿策的感受吗,结果李讯特懂的凑近他说:副队的用户名叫艳压全队美艳无双。李轩顿时就平衡了。

 

 

  作为一个拥有着一双麒麟臂的职业选手,李轩同样是一位出没于鬼畜区的计数菌。最近他在视频里结识了一位黄灿灿的计数菌,名字叫做夜雨声不烦。啧,恐怕是黄某的脑残粉,否则绝不会说出这么厚颜无耻的话来。

 

 

  两位计数菌在多个视频中合作默契,一金黄一深蓝失误甚少效率奇高言谈甚欢,不烦好奇地问第一阵鬼为什么要用这么羞耻的名字,第一阵鬼回答他说这是别人送的账号,懒得再去注册了。

 

 

  ……

 

 

  片刻沉默后,不烦发来消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知道昵称是可以改的吗

 

 

  ……

 

 

  李讯为拉高虚空训练量平均值做出了重大贡献。

 

 

  最后两人互加QQ时,看到熟悉的头像熟悉的备注熟悉的个签愣住了。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艳压群芳你好!相见恨晚啊哈哈哈哈哈哈

 

  逢山鬼泣:………

 

  逢山鬼泣:请摸着自己的良心说“我不愧对于B站的用户名”

 

 

 

三.

 

  然而某天他们在B站被叶修故意点破了身份。除了飙升的粉丝之外,还有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应运而生。

 

 

  比如腐文。比如黄图。

 

 

  郑轩看了眼荣耀论坛,觉得黄少如此负责地为蓝雨开枝散叶他压力山大;李讯看了眼荣耀论坛,老怀甚慰,他以后再也不用天天被忠犬队长x傲娇副队刷屏了。

 

 

  职业群。

 

 

  鸾辂音尘:上传《黄李论文》

 

  生灵灭:效率好高

 

  叶下红:太开心辣!

 

  沐雨橙风:太开心辣!

 

  风城烟雨:太开心辣!

 

  君莫笑:太开心辣!

 

  王不留行:等等里面是不是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夜雨声烦:卧槽你们这群逗比跟着起什么哄!你你你!哎就你!闲的没事儿瞎蹦跶搞什么幺蛾子!我们蓝雨本来就是重灾区了好不好!你们兴欣不帮忙分担还敢来雪上加霜!你的脸呢脸呢脸呢!

 

  逢山鬼泣:……

 

  王不留行:姑娘们快合影

 

  叶下红:队长懂我!

 

  夜雨声烦:woc傻轩这时候你冒出来干什么!你添什么乱啊!要是没事儿去竞技场和我PK啊!!!

 

  逢山鬼泣:你好意思打一个阵鬼

 

  鸾辂音尘:你好意思打♂一个阵鬼

 

  风城烟雨:你好意思打♂一个阵鬼

 

  沐雨橙风:你好意思打♂一个阵鬼

 

  叶下红:你好意思打♂一个阵鬼

 

  现在的女孩子真可怕。

 

  夜雨声烦:卧槽你们这群人真是够了我看清你们的本质了!傻轩听令,本剑圣夏休期去西安,前来接驾以此谢罪

 

  逢山鬼泣:……………………

 

 

  李轩怀疑黄少天是故意如此,想了想还是敲开了他的小窗。

 

 

  逢山鬼泣:蠢黄,真来?

 

  夜雨声烦:本剑圣诚不欺汝

 

  逢山鬼泣:哪天?

 

  黄少天发了个时间,又说不去兵马俑。

 

  逢山鬼泣:Why not?

 

  夜雨声烦:……你不觉得很吓人吗

 

  李轩抱着手机笑倒在沙发上。

 

 

 

四. 

  西安之旅从宾馆出发开始。天还落着雨,空气中充满了水分,凉凉的很舒服。黄少天问:傻轩,我们去不去钟鼓楼?他搜刮着脑子里百度来的那点儿东西,就是那个钟鼓楼中,终古钟鼓撞不断;凤凰塔缝,奉皇凤凰引难鸣的那个钟鼓楼

 

 

  那是南昌的。李轩没戳破他,回答他说不去,今天就去未央宫看看,下午再逛逛。

 

 

  噢酱。会不会碰到女鬼。黄少天说。

 

 

  两人一边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从未央宫扯到黄少天爷爷家的小院子,从荣耀扯到李轩的小学数学老师。李轩仗着三厘米的身高优势把伞架到黄少天那把上面,惹来剑圣大大措辞激烈的演说。在被路人围观认出之前,李轩果断把他拽进了路边的面食店。黄少天在一碗红彤彤油闪闪洒满各种奇怪的东西(黄少天眼中)的臊子面前陷入了迷之沉默,又在李轩挑衅的眼神中(黄少天认为)吃了下去。

 

 

  一日的游玩儿互相陪伴之下很快就结束了,吃过晚饭后两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累了回到房间里的两张单人床上睡觉。

 

 

  李轩的手机叫了两声。

 

 

  夜雨声烦:艹艹艹艹艹艹不小心把指甲全撕没了待会我怎么清理鼻孔!!!!!

 

  李轩噗嗤笑了出来。

 

  逢山鬼泣:脚指甲呢?还在吗?

 

  夜雨声烦:在啊……

 

  逢山鬼泣:用脚,不要怂,就是干!

 

 

  两个人,一间房,两张床,提示声在彼此的耳朵里起伏。

 

 

 

  

五.

  黄少天乘一叶扁舟渡海而来,却发现李轩早已攀上星座墙等待他的到来。


END






------------------------------------------

我的愿望是成为一个剧情流而不是梗流QAQ

以及稍稍夹带了一点儿叶王私货~

评论(9)
热度(46)
© huan寒hao山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