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寒hao山le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百日叶王][Day 94]孽缘是从何时开始的

《孽缘是从何时开始的》BY碗君


-校园架空超超超超短小

-全程傻白甜 bug有

-让我也蹭个百日叶王的tag嘛w





  王杰希没想到会在F中遇到叶修,叶修同样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某个大小眼的竹马竹马,高中他们成为了同桌。两个男生见面不会说什么客套或是煽情的话,更何况他们还是旧识。


  于是叶修的第一句话就是:“大眼还记得哥么,哥小时候还抱过你呢。”


  “……”就比我大两岁你抱得动我?


  叶修是王杰希的竹马竹马,自王杰希还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经常在他身边打转,所以很小的时候王杰希就多了一个王大眼的雅号,并且一叫叫了许多年,直到叶修那两年的离家出走才销声匿迹。叶修有个弟弟叫叶秋,两个人除了面相基本没有一处是相同的。叶秋彬彬有礼待人谦和,叶修的评价就惨了,吊儿郎当不思进取还整天顶着一副二皮脸四处拉仇恨,一副不良学生的样子却回回都能坐得上第一名的宝座,恨得后面的一众学生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初中的时候王杰希跟他同校,叶修的出色也一度成为他努力的理由。


  “你就不能去找叶秋?”


  “他太笨了,没你好玩儿。”


  这样的对话在两人的童年里发生过无数次,每次王杰希都会深思熟虑一番,然后把它添油加醋地告诉叶秋,放学的路上就可以看到叶修抱头鼠窜,叶秋在后面穷追不舍的情景了。叶修会一边跑一边向旁边偷笑的王杰希挥舞拳头,甩掉叶秋后又折回来,勾着王杰希的肩哼着跑调的歌回家。总之他们小的时候好的事儿干过坏的事儿也干过,但如果捣乱被逮住顶包的人大多都是叶修。


  “你身上一股烟味儿。”王杰希一脸嫌弃。


  “切。”叶修颇为不屑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来递给王杰希,“来一根?”


  王杰希面无表情接过,张嘴一下咬掉一半。


  甜的。



  高中做同桌的日子过得很平和,小打小闹没少过,但是他们几乎没有过什么深重的矛盾,平衡维持在一种奇妙的相处模式中。


  班里的座位是这样排的。三个人一排,叶修坐在中间,左手边是王杰希,右手边是一个胖子。上完自习叶修站起来舒展身体,余光瞥见那胖子半睁着眼,右脸贴着桌面趴在那里,有一种死不瞑目的惊悚感。


  叶修表示那人睁着眼睡觉给他稚嫩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他撕下两张便利贴,一张画上一只正常大小的眼睛,另一张画上一只大的吓人的眼睛,各画上三根长度夸张的睫毛,黏在了那人的眼皮上。


  然后盯着王杰希看到此情此景的表情笑得不能自理。


  王杰希喜欢在午饭后买上一包薄荷糖,然后悠闲地吃上一下午。刚撕开第一颗,闻味而来的叶修就会摊开手——


  “来点儿,单眼。”说罢从糖果袋子里抓走一大把。通常他这样干过之后会请王杰希吃晚饭。校门口那条街上的东西都吃遍了,牛筋面过桥米线兰州拉面麻辣烫铁板鱿鱼,一样不落。这些东西都不贵,王杰希也好意思让他请。


  晚上叶修和王杰希坐在小餐桌旁,等候上菜的时候也王杰希对叶修说:“叶修给我你QQ用用,我要给班主任发点儿东西。”


  “用你自个儿的加他不就得了。”


  “告诉我他号码。”


  “忘了。还是给你我的吧。”


  叶修从裤袋里掏出一支短粗的荧光笔,捉过王杰希的手,挽起袖子来在他略白的皮肤上留下一串扎眼的数字。周末的时候叶修在家登陆QQ,发现自己的昵称由君莫笑变成了害羞的蜜蜂。


  害羞的蜜蜂。


Shy Bee。


  S。B。


  “……”


  叶修决定装作不知道,默默把状态调为隐身。



  说起来叶修这个竹马竹马当得是心里有愧的。大概是在他离家出走前不久,叶修发现自己是弯的,发现的契机是他的竹马王杰希。突然察觉到自儿忍心中有了逾越兄弟之情的感情,饶是叶修这种心大的家伙也不是一瞬间就能接受的了得。发现自己弯如十五的月亮的性取向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原因,叶修就潇洒地偷了叶秋的行李在外面呆了两年。两年回来之后,竟然在高中成为了同桌。


  这都是缘分。


  平静的外表下内心的文字无人知晓。


  都是王大眼太有魅力了。


  上自习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忙着刷题,除了叶修。其实他本来也是打算要乖乖学习的,奈何王杰希不给他这个机会。


  他坐在他的左手边,右手臂因为写字不断地向右边挪动,移动到一定程度会轻轻地触碰一下叶修的左手臂,然后再收回去继续写下一行。王杰希的皮肤凉丝丝的,如此循环往复,搞得叶修心猿意马。他别过头去看王杰希的胳膊,不突兀不打眼的白,皮肤看起来弹性很好,顺着看到关节处,突出的棱角与刚才柔和的线条形成对比,尖锐与温和并存,就像他本人一样,叶修盯了一会儿萌地抬头,发现王杰希正用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他。叶修也不回避,正儿八经地说:“大眼儿,你基因真好。”


  “果然有病。”王杰希咕哝了一句,重新低下头去。


  叶修心里啧了一声,转过头来看着面前的试卷。



  叶修有时候熬夜打游戏,第二天就趴在桌子上按着西五区的时间混一整天。F中有钱任性,每个班都安上了空调,正值酷暑空调开得很大,班里的温度低的像冰箱里面一样,而叶修正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知高考为何物。


  王杰希拿出一件校服外套来给他披上。半睡半醒间叶修闻到了一股豆腐脑味儿。正巧今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王杰希不小心撒了一些豆腐脑汤在他自己的校服上。


  王杰希用手支着头观察起叶修的睡颜来。叶修的脸有点胖,这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但如果他此刻是清醒的,你看着他的眼睛,或者感受一下他的气质,你可能会觉得这个人不止是一个高中生。他睡着了嘴巴微微开启,露出一点牙齿来。王杰希知道他抽烟,但他的牙却一点都不黄。他的目光缓缓移到了叶修的手臂上,盯着那里若有所思。


  “……大眼儿看啥呢。”尸体状的家伙气若游丝。


  王杰希别过脸去:“数你起了几个鸡皮疙瘩。”



  冯主任说得好,高中这种比两点一线还要两点一线的生活,过起来就跟拉稀似的,哧溜一下子三年就完事了。终于到了毕业的那一天,拿到通知书的人喜极而泣,两手空空的人或黯然神伤或嚎啕大哭,教室里哀鸿遍野如丧考妣,窗外则礼炮齐鸣,欢送他们的毕业。


  台上冯主席不顾心脏病慷慨激昂地喷洒着唾沫星子,致辞时点名的优秀学生早已悄然离席。


  男厕所内,叶修和王杰希正在洗手,王杰希抬起头,在被水珠喷的斑斑驳驳的镜子里遇上了叶修的目光。


  “B大,对吧?”叶修问。


  他被水浸过的唇角下垂着,竟然是罕见地有些紧张。


  王杰希笑了。


  “你喜欢我。”


  “……矜持点儿行么?”


  刚说完王杰希就拽过他的领子吻了上来,叶修顺势揽住他的腰。并没有什么夺回主动权一说,那时两人都还青涩,叶修只是不停地用嘴唇去摩挲他的。脸颊的温度在上升,舌尖是甜的,尽管厕所里特有的味道和消毒水味是他们的氛围。


  但是,来日方长。


  以后机会多得是嘛。叶修笑。


End

  

评论(4)
热度(83)
© huan寒hao山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