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寒hao山le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噩梦

空山独酌:


韩文清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管动作类、跑酷类、射击类、人物扮演类甚至是养成类,韩文清都可以玩的风生水起威武霸气。但是,音乐类游戏,就是他的死穴。

他跟黄少天不一样,黄少天除了是剑圣之外还可以是歌圣。他除了拳皇外,他还是五音不全皇。

而现在联盟私下里非常流行的手游,比如节奏大师,Deemo或者Lovelive都是让韩文清感到深深恶意的游戏。

他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下载了节奏大师,用QQ登陆之后看到了好友排名。

他很随意的翻看着,恩,喻文州在哪儿呢……

 

肖时钦的本体是眼镜,大家都知道。

这天,肖时钦不小心把眼镜掉到了地上。

大家见队长的眼镜掉了,都忙着去找。

咔嚓。

“队长!我把你的命根踩烂了!“戴妍琦惊恐的拿起了碎掉的眼镜。

 

这天轮回的经理心情不是很好。

因为孙翔把牛奶打翻了,全部流到了旁边还没睡醒发呆的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猛地跳起来踩到了正从他身后走过的杜明脚上。

杜明一个没站稳身体前倾,手里端的热汤米饭,全部扑到了前面吴启的身上。

吴启尖叫着跳了起来伸手去摸后背,一个勾倒了吕泊远的凳子。

吕泊远跟着重力往后倒,手上的勺子飞了出去打到了江波涛的头。

江波涛正在喝纸袋装牛奶,手里一用力整个袋子爆了全部射到了经理的脸上。

方明华兴冲冲的抱着媳妇儿煮的红烧肉,推开了轮回食堂的门。

然后又退了出去。

 

这天晚上,许斌路过训练室,发现王杰希捧着一杯热茶对着电脑。

许斌心里感慨万千,不愧是微草的队长,这样一丝不苟,认真专注,那么晚了却牺牲自己的自由时间为微草坐着贡献。

他走上前去想要提醒一下队长注意身体,然后他的队长的身后看到他的电脑屏幕,和听到了电脑里传来的声音。

“罢了罢了,就当生了个强壮点的女儿吧。”

“爹爹讨厌啦~虽然人家长得可爱了点~但是人家是男·孩·子·啦~!“

 

苏沐橙曾经跟叶修讨论过一个问题。

“如果荣耀账号卡自己有一个世界,你觉得君莫笑会长得像哥哥吗?“

“他是创建人,说不定哦?“

“那沐雨橙风也会长的像哥哥咯?“

“对啊,还有他的秋木苏。“

“那他们三个碰到一起不是很热闹?有三个哥哥啊,好幸福。”

叶修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问题,他没有告诉沐橙。

秋木苏的搭档是一叶之秋。

沐雨橙风的搭档也是一叶之秋。

君莫笑和一叶之秋用的人都是他。

“放开一叶!“沐雨橙风顶着一张苏沐秋的脸,紧紧抱着一叶之秋的右手臂。

“才不要!我才是一叶的初恋!“秋木苏紧紧抱着一叶之秋的左手臂,毫不客气的道。

“我才和一叶是天生一对!“君莫笑抱着一叶之秋的胸前,嗤笑道。

叶修干净甩开脑袋里忽然出现的修罗场,带着沐橙去吃冰淇淋去了。

而他还忽略了一个问题。

一叶之秋现在最好的搭档,是一枪穿云。

 

黄少天曾经做梦梦到过左手搂着索克萨尔,右手搂着喻文州。

那种感觉简直美妙极了,他可以喋喋不休的把这种感觉倾诉给别人三天三夜。

但自从魏琛带着迎风布阵回归联盟,黄少天再也不想梦到索克萨尔了。

因为梦里索克萨尔顶着一张魏琛的脸,和顶着魏琛脸的迎风布阵,再加上魏琛,把他团团围在中间。

“蛋蛋。“

“小鬼头。“

“小屁孩儿。“

住口!!!

 

张新杰看到眼前有一碗他最爱吃的面。

他拿过醋,放了一勺。

可他却停不下来,放了一勺又一勺,一勺又一勺。

他从梦中惊醒,告诉自己再也不要跟张佳乐一起去吃面了。

 

方士谦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梦里面防风抓着他的左胳膊,冬虫夏草抓着他的右胳膊。

“你放手!”防风道。

“你才放手!”冬虫夏草道。

“你必须放手!”

“士谦又不是你的!”

“不是我的更不可能是你的!“

“迟早会是我的!“

 “士谦你说,“防风可怜兮兮的望向方士谦,”我这几年任劳任怨即使你抛弃了我我也毫无抱怨,这样的我你也不要吗?“

“你别装可怜了!“冬虫夏草紧紧抱着方士谦的手臂,”我除了为士谦任劳任怨,还会替士谦暖床!你什么都不会,士谦当然愿意选我而不是你!“

方士谦很想抱头蹲下,谁可以告诉他,为什么他会养了两个基佬号。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把防风设置成萝莉,冬虫夏草设置成御姐。

 

方士谦做了一个更可怕的梦。

梦里面防风抓着他的左胳膊,冬虫夏草抓着他的右胳膊。王杰希抱着胳膊站在他的面前,王不留行抱着胳膊站在王杰希的旁边。

“你好大胆,居然有外遇。“王不留行抱着胳膊瞪着眼睛。

“士谦,不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王杰希抱着胳膊,挑了挑眉。

“除了冬虫夏草还不够,你又这样沾花惹草?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了?“防风抱着方士谦的手臂,就要哭出来。

“士谦,我对你的忠心耿耿和真心,老天都看见了,快告诉这些人只有我才是你的。”冬虫夏草含情脉脉的望着方士谦。

“原来你那么厉害,背着我搞了三个?”

“真没想到,方士谦你居然是这种人。”

“士谦不要理他们,快与我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亲爱的,家里的东西我都打理好了,床也暖好了,回家吧,让我们在家厮守终身。”

“……“

谁来救救我。

 

喻文州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有一天发现卢瀚文变得越来越像黄少天。

而怕什么来什么,他梦到了黄少天,夜雨声烦和变得和黄少天一样聒噪的卢瀚文,以及流云,和黄少天的小号流木。

五个人喋喋不休喋喋不休叨。

叨叨叨叨叨。

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

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

谁来给我一刀。

评论
热度(2343)
© huan寒hao山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