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寒hao山le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王杰希相关】一个脑残粉的自述

大家好我是碗君w此文以一个脑残粉的视角苏一苏大眼。

&来自全职的世界观。

正文

   

   咳,大家好。如题,我是一个脑残粉。

    

   我萌的那个人,有一双大小眼。尽管大小眼是他的万年痛脚,尽管大小眼让他的膝盖中了无数箭,但他的眼睛也不会因此变对称、让我失去对他的萌!咳……冷静。总之,大小眼神马的在脑残粉眼中就是一个宇宙无敌超级大的萌点,这样从左侧和右侧看他的脸都会有不同的韵味啦,嘲笑他的肉体凡胎们是没有资格拥有这个萌点的。

   

   说到这里,大概已经有人能够猜出我说的那个人是谁了。大小眼这个特点就像霸图韩文清的钱包脸一样有辨识度,而拥有这双大小眼的人叫做王杰希。

  

   这里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

   

   本人荣耀老手一枚,王杰希脑残粉一只,在有关王杰希的论坛和帖子里随处可见我大量灌水的痕迹,前几天还因为刷屏被某弹幕网站封号。游戏ID杰希大大带我飞,职业魔道学者。作为一个资深宅女,家里除了各种动漫海报,就是捆起来可以压死一头牛的微草周边,其中最多的就是王不留行的手办。有挥扫把的,摘帽子的,女仆装的,还有裸体的。除了这些,就什么都没有了,真的。啊乔豆麻袋,还有王杰希等身长抱枕等神马的脑残粉必备神器。

   


   说起睡觉,自然就提到起床。提到起床,就必须要说一下起床铃。

   


   我的二萌一直是黄少,前些日子从网上扒到黄少的起床铃,下载些来之后设为了第二天七点的起床铃。但是作为一个处女座B型血的低血压患者,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起床气,闹铃里的黄少嘴炮才开了一半,手机就被我从五楼扔了下去。卧槽联盟好嘴炮果然是烦的无人能敌,我决定从此再不萌黄烦烦(喂,联盟禁语音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啥,你问我的手机?没事没事不用担心,老娘的手机是诺基亚。比起担心我的手机,你还不如担心一下地球另一端的美国人,相信我装满王不留行图片的诺基亚一定会砸穿地球出其不意地击毙一个美国佬。

   

   好回到正题。打那之后我换了一个起床铃,名叫“杰希大大起床铃”。说是王杰希的起床铃,其实音源是来自微草的良心高英杰的。其内容是这样——“前辈别睡了,快醒醒!队长看着你呢!”

  

    所以说我药的能力是不该的,一个闹铃就治好了伴随我二十一年的起床气。想象一下你迷蒙的睁开双眼,顺着高英杰的目光看过去,在视线的尽头看到了一双爱与责任并济的大小眼,微拧眉头,正认真注视着你——

   

   啊——不行了!我先下楼跑三圈!

  

   抠脚一算入荣耀已然五年之久,我已从当年懵懂无知的纯洁少女变成了猥琐风流的登徒子成熟懂事的……宅女,然而我对荣耀以及那个人的爱从未被时光消磨去半分。想到第三赛季出道的那个最佳新人,想起当时我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中大我两岁的少年捧过奖杯,脸上的神情沉稳又夹着轻狂,那是自由自在的魔术师,是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光芒从屏幕那端一直照进我眼中,投进我心里。

  

   所幸我入荣耀比较早,见识过绚烂至极的魔术师打法,随后的几年,王杰希为了适应团队,改变了风格,将魔术师的袍子锁在箱底。从此宝石蒙尘,星辰陨落。但即使打法变得中规中矩,他仍以破竹之势率领着微草两度折桂。埋在泥土里的金子仍然是金子,星辰就算坠落了也仍是星辰。他舍弃了能容他自由飞翔的天空,心甘情愿地将双脚埋入了泥土,播下希望的种子。

   

   星星用光芒照耀这些种子,用心呵护他们,温暖他们。

   

   那些种子——

   

   刘小别,袁柏青,肖云,柳非,周桦柏,乔一凡,高英杰,我们看到了。

  

   他们都成长的很好。

  

   (乔豆麻袋,我的画风不该这么正经)

  

   大学假期,我会被叫到家里的饭店帮忙。饭店开在微草总部附近,并不是多么豪华的地方,就是那种带点家常风格的一个鲁菜馆。

   

   前几天我去帮忙。一个高个子男生来点菜,菜点了满满一大页,荤素比例倒是平衡得很好。

   

   等点完菜,我抬头一看来人,先是被一双大小眼吓得一个趔趄,在是被自己一瞬间大量分泌的肾上腺素激得差点晕倒。

   

   真是可遇不可求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人品攒的深美梦变成真%#@%……&*+¥#@*&%¥#啊呸什么鬼——

  

   哎哟卧槽这不就是杰希大大嘛!!!!!!

   

   当时我立即把自己的脸伸了过去,掏出碳素笔大喊一声呔妖怪哪里跑:“大神求签名!”

  

    ……我一定是潜伏多年的狂犬病犯了,杰希大大一定以为我要他把名字签到我的脸上!

   

   然后我看到了一张掩不住笑意的脸,他嘴角微微勾起,眼睛弯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签在哪?”

   ……

   

   不好意思待我出去跑三圈!!!

   

   我当然没有这样做,只是冷静地(?)从柜台处拿出了一张我带来的王不留行海报,正面朝上递过去,指了指冒尖的星星:“请签在这里谢谢!”

  

   “还随身带着啊?”

  

   他轻笑一声,刷刷两下签好了王杰希三个字,白净有力的手很好看。

   

   之后他就回房间里去了。

   

   在柜台后百无聊赖地坐了一会儿,二姑从厨房里走出来说忙不开让我去给刚才那桌上个菜。

   

   Good job二姑!你是我的神助攻!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麻溜儿揣好摄像机端起盘子走起。

   

   走进包厢里,发现菜已经上了好几道了,果然微草的全员都在。邓复升听到有人进来抬头向我笑笑,乔一帆站起来想接过我手中的盘子,方神没看我,他盯着王杰希和刘小别二人,颇有些无奈地皱起眉头。突然发觉屋里的气氛有点儿僵——

   

   妈蛋莫非是我进来的时机不对?!

   

   “队长……”

   

   顺着这道颇有些可怜的声音看过去,微草的手速达人刘小别此时正愁眉苦脸,欲绝还迎,盯着王杰希——和举在他面前的一筷子海带丝。白花花的蒜末儿黏在上面,大概此时正调戏着刘小别的嗅觉神经。

   

   “能不能不吃?我真的不喜欢吃这个啊……”

   

   “不行。你还在长身体,接下来的训练也会很辛苦,不能挑食。”

   

   方士谦插话:”算了杰希,随小别喜欢吧……“

   

   “小别张嘴。”王杰希又把筷子往前递了递,“啊——”

  

   刘小别无路可退,只恨自己一时脑抽坐在了王杰希身边,于是他只好张口咬住了那一筷子海带丝,带着满脸吃了苍蝇的表情,有所不满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面部肌肉微微抽搐地咀嚼起来。

   

   四座传来一片“咕咕”的憋笑声。

  

   Oh my lady滴Ga ga,我的小心脏……

  

   我药萌值已爆表!

   

   过了约摸两个小时,微草的队员们陆陆续续从包厢里出来,袁柏青和周桦柏驾着喝得烂醉的方士谦往外走——忘了说那天上午方神刚刚宣布退役,刘小别和柳非两个人一个眼圈红红一个低声抽泣,肖云一言不发低垂着头,高英杰和乔一帆走到门口站定,等候着他们的队长。

   

   王杰希带上包间的门从甬道里走了出来,他慢慢地走到柜台前,那步子明明是踏得很沉重,却又像踏进了棉花里,没有声音。一如离别不敢诉说的苦,他大概无法对方士谦做出挽留之态——因为挽留也没有意义,他赢不了时间,更赢不了方士谦的时间——即使是用他最擅长的荣耀。

   

   他低头拿出钱包,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酒味,弥散了空气中的清苦,再抬起头时,他对我笑笑说多少钱。

   

   突然开始设想未来,这颗对我露出善意笑容的星星终于敛起了他全部的光芒,他用双腿自由自在地在地面上行走,离开他所守护的地方。那时小树已然成材,离离微草也已成原;那时他的神情里会藏着很多骄傲与欣慰,他一定懂离别是成长的养料。

   

   我觉得我有话对他说。

  

   “王队长……”我鼓起勇气。

   

   “嗯?”

   

   “微草一定会越来越好的,下届冠军会是微草的……”

   

   他看着我,一双并不对称的眼睛在冷光下显得温暖。

   

   “我很喜欢微草,我很喜欢你,我们都很喜欢你。”

   

   我说完了,抬着头直视他。他沉默半晌,然后字正腔圆地,十分郑重地对我说:

  

   “谢谢。”

  

   说完后他转身离去,与他的队员们一起离开了。他们拦下了几辆出租车,接着绿色的车影渐渐开出了我的视野,去开拓未知的路。

   

   我有点儿想哭。

   

   那时我觉得,我的一切喜欢、憧憬,都值了。




Fin.

   

评论(2)
热度(28)
© huan寒hao山le | Powered by LOFTER